女孩躺在床上20年,生活不能自理,姐姐在家安上監控後,戳穿多年騙局

比肩魚 2022/07/21 檢舉 我要評論

「媽媽,小姨她站起來了!」2008年五月份的一天,看見癱瘓在床多年的小姨吳桂英從床上站起來後,吳桂令的女兒嚇壞了,連忙從小姨的房間中跑出來。

聽見女兒的話,吳桂令壓根不信,自己的妹妹吳桂英已經癱瘓在床二十年了, 平時吃喝拉撒睡都要靠別人照顧,怎麼可能突然站起來呢?

但女兒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真的親眼看到了這一幕,看著眼前被嚇哭得梨花帶雨的女兒,吳桂令還是決定去屋裡看一看。

借著屋內昏暗的光線,吳桂令清清楚楚地看見妹妹吳桂英正好好躺在床上,身上的被子似乎還保持著她給妹妹蓋上的模樣。

吳桂令走到吳桂英身邊, 左看右看也沒看出任何她離開過床的痕跡,她開口詢問妹妹是否站起來過,妹妹卻笑她傻,癱瘓了二十年的人怎麼可能起床活動?

吳桂令聽著妹妹肯定的話語,心頭的疑雲卻始終揮之不去,因為這樣的怪事已經不是第一次在自己的家裡發生。

早在這天之前,吳桂令就感覺到家裡有些「不尋常」,她經常在家裡看見有黑影一閃而過,定睛一看卻什麼也沒有。

之前吳桂令一直也沒在意這些事情,畢竟時不時閃現的黑影並沒有破壞她正常的家庭生活,家裡沒出事,東西也沒丟,因此她也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然而今天女兒說「小姨站起來了」,讓她不自覺地將兩件事情聯繫到了一起—— 難道之前的黑影真是妹妹?

親眼目睹了離奇事件的吳桂令女兒受到了不小的驚嚇,她時常想起小姨從床上站起來的恐怖畫面,索性離開家裡,搬到親戚家住。

一團迷霧籠罩在這個原本平常的農村家庭頭上,村子裡的其他人更是傳出了不少神神鬼鬼的傳言

吳桂令心有疑問卻無法求證,只能暫且放著這件事不管。

誰知沒過多久,吳桂令也被小妹吳桂英嚇了一大跳。

2008年八月份,吳桂令回家取忘記的農具,正好和站起來的妹妹撞個正著——吳桂英不僅從床上站了起來,竟然還在正常行走,這個場面對于吳桂令來說無異于「恐怖電影的現場」。

看見眼前的情景,吳桂令嚇壞了, 平日裡朝夕相處的妹妹在此刻變得那麼陌生,透過妹妹的身體,她感覺自己看見了一個完全陌生的靈魂。

吳桂英很快便發現了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姐姐的眼皮子底下,她看了一眼姐姐,整個人像突然脫力一般,直接倒在了地上。

吳桂令也顧不得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樣,趕忙跑出去出去叫人幫忙,將地上的妹妹連抱帶搬地又給安置到床上,吳桂令還不忘給妹妹蓋上被子。

吳桂英這一睡就是很長時間。

看著妹妹熟悉的睡顏,吳桂令心中有一萬個疑問想要問出口, 但她隱隱有種預感,自己並不會得到想要的答案

果不其然,吳桂英醒後對自己下床走路的事情表現得毫不知情,口口聲聲說自己並沒有下過床,看著妹妹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吳桂令也迷茫了。

妹妹自從十五歲開始就癱瘓在床不能走路的事情確實是真的, 那麼家裡的黑影以及自己和女兒看到的妹妹下床走路又是怎麼回事呢?難道妹妹是被鬼附身了?

吳桂令又想起一件奇怪的往事,妹妹曾經在和自己交流的時候,說出過幾句很奇怪的天津話。

吳桂令一家住在河北省阜城縣葉家鋪村,父輩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沒出過遠門。

小妹吳桂英由于早年癱瘓,也從來沒有去過天津,按理來說吳桂英沒有條件接觸天津方言,這幾句之前沒引起過吳桂令注意的天津話此刻卻閃爍著某種神秘的色彩。

農村地方小,人員密集,如此離奇的事件很快就在當地傳開了。

很多人都說吳桂英沒準是被別人「借屍還魂」了,而且這個「魂」恰好就是一個天津人。

這個猜測得到了相當一部分人的認可,如果一個原本身體健全的天津人通過某種神鬼手段「附身到」吳桂英的身體上,就能解釋之前發生過的種種謎團。

關于這件事的傳言愈演愈烈,村子裡的人覺得吳桂令家裡「不乾淨」,平時過路的時候寧願多走幾步路也要繞過她家。

吳桂令對所謂的「借屍還魂」一說半信半疑,因為妹妹除了說過一次天津話和突然下地之外,並沒有其他異常表現, 她伺候妹妹這麼多年,很清楚妹妹並沒有「換人」。

但吳桂令心裡也知道,要是不把這件事情弄清楚,外界的傳言就一直不會消停,她也沒辦法安安心心繼續生活。

在其他熱心人的幫助下, 吳桂令在家裡安裝了一個監控,只要吳桂英再次偷偷從床上站起來,攝像頭就能夠捕捉到。

監控安裝過後的好幾天,吳桂英都沒有從床上站起來的跡象,吳桂令並沒有鬆懈,想著只要妹妹站起來的事情是真的,監控總會拍到東西。

果不其然,幾天後,當吳桂令一家人都陸續出門,家裡只剩吳桂英一人時,吳桂英一改在姐姐面前柔弱無力的樣子,竟然真的從床上站了起來。

在監控畫面中,吳桂英像正常人一樣行動自如,在房間裡轉了一小圈之後又慢慢地走到了廚房,好像在找東西吃。

吳桂英環顧廚房一周,拿了點花生米便從廚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躺上床之後還不忘整理了一下被子,確認沒有異樣後才放心地又躺了下去。

攝像機真實又清晰地記錄下了吳桂英下床的全過程—— 吳桂令看著監控裡的畫面,內心受到了極大的衝擊,二十年來建立的認知在這一刻完全崩塌了。

她走到妹妹房間,拿起妹妹床旁邊的花生米,要求妹妹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

面對姐姐手中所謂的「證據」,吳桂英使出了她最拿手的裝傻戲碼。

「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我真沒有下過床。」吳桂英始終堅持自己的說法,這下吳桂令也拿她沒轍了,妹妹不肯說,自己也不可能問出什麼有價值的資訊。

思來想去,吳桂令最終決定帶妹妹去醫院檢查一下,妹妹的癱瘓是她從母親那裡聽說的,但實質上的檢查報告她卻從來沒有看到過。

這一次,吳桂令決定讓醫學給出答案。

經過醫院的詳細檢查,醫生告訴吳桂令, 各種跡象都表明吳桂英並不是因為身體器官的病變而癱瘓的,換句話說吳桂英的身體並沒有問題。

吳桂令十分驚訝,如果妹妹不是因為生病而癱瘓的,那她為什麼要裝病躺在床上?

況且,平常人在床上躺上三天尚且都待不住了,為什麼自己的妹妹吳桂英卻能夠一裝就是二十年?

事情的源頭其實還要追溯到很多年前,而吳桂英身上發生的這一切,實際上跟她的家庭環境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

父母總是會不自覺地偏愛最小的孩子,吳桂英在家庭中恰好就是最被偏愛的那個小女兒, 雖說家裡孩子很多,但吳桂英想要的東西,她的母親總會盡力去滿足她。

生在同一個家庭的吳桂令和吳桂英從小到大的待遇就截然不同,在吳桂令的印象中,母親對吳桂英和對其他孩子不同,沒有被偏愛的孩子看著待遇特別的那個,總是羨慕又嫉妒。

母親沒有原則和底線的溺愛養成了吳桂英驕橫跋扈的性格,她總是以自我為中心,不顧及他人感受,一旦不順心就會大吵大鬧。

對于吳桂英來說,只要她吵一吵鬧一鬧,就沒有得不到的東西。不管是哥哥的零食還是姐姐的玩具,她都能用這個辦法拿到手。

吳桂英癱瘓的導火索來源于她和哥哥的一次爭吵。哥哥並沒有忍受她被母親慣出來的驕橫脾氣,不僅沒有順著她,反而還給了她兩巴掌。

這兩巴掌在哥哥眼中是一時之氣,也是哥哥作為兄長給妹妹的教訓,但吳桂英卻不這麼認為,哥哥給她的兩巴掌讓她覺得自己不再和以前一樣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為了長久地得到家裡人的重視和寵愛,吳桂英決定要讓自己生一場大病,並且還要一直病下去。

在1988年這一年,吳桂英才十五歲,而她這一躺就是二十年。

吳桂英的母親還在世時,一直是由母親照顧她的飲食起居,至于母親到底知不知道妹妹是裝病,吳桂令也難下定論。

恐怕以母親對妹妹無條件的溺愛, 就算母親偶然窺見了真相,也只會配合妹妹演戲,就像小時候幫妹妹拿走吳桂令的玩具一樣,幫助妹妹掩蓋事情的真相。

母親病逝後,照顧吳桂英的任務就這樣落到了吳桂令的肩膀上。

為了完成母親的託付,這些年吳桂令一直毫無怨言地照顧自己這個小妹妹。 沒成想,妹妹竟然是在裝病。

在得知吳桂英所謂的癱瘓完全是在裝病後,吳桂令決定想辦法讓妹妹重新站起來,既然妹妹的身體機能沒有任何病變的跡象,那麼阻礙她站起來的,只有她自己的內心。

吳桂英所患的病實際上叫作「癔病」,即醫學專業上的分離性障礙, 患有癔病的患者通常會表現為表演性人格及自我中心主義,患者有時會通過表演出某種疾病來達到內心的願望。

2009年,吳桂令帶著吳桂英找到了一個叫作車界龍的心理專家,期望通過外界的精神援助讓吳桂英正視自己能夠行走的事實,從而使她恢復正常。

通過診斷後,專家確定吳桂英就是非常典型的癔病患者,但在外人面前,吳桂英對于自己癱瘓一事深信不疑,因此 要把一個表演了二十年的人叫醒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心理專家和傳統醫生治病的方式相同,二者都必須要對癥下藥才能得到患者的正向回饋,為了了解吳桂英的心理痛點,專家和她進行了長時間的溝通。

一般情況下,癔病患者的喚醒方式通常以正面為主,換句話說就是用患者病癒之後的美好生活對其進行誘導, 使患者自願從緊閉的內心世界走出來。

但吳桂英潛意識裡接受的思想是:只要生病了躺在床上就會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因此車界龍在使用這個方法的時候,明顯感覺到吳桂英對並不吃這一套。

一條路走不通,車界龍只能換一條路再走。 所謂謊言重復一千遍就變成了事實,要想讓吳桂英認識到自己並沒有癱瘓,最好的辦法就是戳穿她的謊言。

「你騙得了你姐姐,騙得了周圍的人,但是你騙不了我,你不要再裝了,今天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還不願意站起來,那就只能一輩子躺著了。」車界龍直接對吳桂英進行了嚴厲的呵斥。

換言之,車界龍一看就知道眼前這個患者的病是裝出來的,用他的話說就是「 她演技太差。」

聽到車界龍的話,吳桂英原本自若的神色終于出現了一絲裂縫,她原本以為自己這二十年來表演得天衣無縫,沒想到謊言最後還是被識破了。

在車界龍的注視下,二十年來從未主動在別人面前站起來的吳桂英,借助著環境助力,慢慢地站了起來,甚至還往前挪動了幾步。

看見臥床多年的妹妹終于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礙,吳桂令也十分高興,妹妹十五歲癱瘓,如今也才三十五歲,她還有大把的幸福人生。

面對吳桂英和吳桂令兩姐妹,車界龍也說出了自己的擔心——吳桂英畢竟癱瘓了這麼多年,她心裡的坎兒絕不會因為這一次站起來就完全消弭,以後的日子還需多多注意,否則吳桂英很可能「舊疾復發」。

吳桂令清楚妹妹的癔病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徹底根除的,但是沒關係,只要妹妹肯認識到自己並沒有癱瘓,願意站起來重新開始正常的生活,她相信妹妹終有一天能完全痊癒。

令人欣喜的是,吳桂英之後的態度十分積極,之前由于長期臥床,她的腿部肌肉已經萎縮,在姐姐一家的鼓勵下,她堅持每天進行康復訓練,目前已經能夠自由活動,體重也在逐步增長。

2022年元旦佳節,有記者前往阜城縣葉家鋪村看望吳桂英時, 她對著鏡頭不再躲閃,似乎經過此事,已經變得成熟起來,而且也不再恨自己的哥哥了。

談及對未來的希望,她表示自己之前躺在床上耗費了大好年華,以後肯定不會這樣了,她想學習一門手藝,然後嫁個靠得住的丈夫,建立自己的小家庭。

衷心祝願吳桂英能夠擁有更加美滿幸福的生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