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歲男孩「跑步後喊腿疼」!家長懷疑體育課上受傷 帶到「醫院檢查」醫生歎:太遲了

song 2022/07/11 檢舉 我要評論

 

體育是學校教育的重要內容,對學生的影響是長遠的、全方位的,讓學生的體魄強健起來。

而學校開展體育鍛煉,自然難免發生磕磕碰碰,甚至發生意外傷害事故。

葛志明出生普通農村,國中畢業後,他就和同鄉四處打工。2006年,22歲的葛志明與妻子楊珍(化名)相識,次年二人結婚,08年生下了朝鵬。朝鵬6個月大時,楊珍就去找丈夫繼續打工。夫妻倆省吃儉用,盼著能讓老人和孩子過上更好的生活。

2011年,楊珍懷了二胎,可沒多久家裡就來了電話,朝鵬病了。「我們帶著孩子看了好多醫院,最後確診了『川崎病』,借了十幾萬,還好最後有驚無險。」葛志明說。十幾萬的外債不是一個小數目,重壓之下本來感情很好的兩人開始出現隔閡,經常吵架。女兒出生後不久,夫妻倆便各去一地,分開打工,只有過年過節時才回家團聚。

就這樣日子一天天過去,兩個孩子在爺爺奶奶的照顧下健康長大,學習成績也都不錯。2019年12月初,一次體育課上跑了800米後,朝鵬腿疼了好幾天,爺爺奶奶懷疑是在體育課上受了傷,想去學校問問老師,孫子說什麼也不讓兩個老人去,他說自己沒受傷,也許是累著了。

可是一周後,朝鵬開始發燒,面色蒼白。爺爺奶奶趕緊帶著孩子去醫院,檢查結果出來後,兩個老人被嚇懵了。醫生懷疑孩子是再生障礙性貧血,建議到上級醫院再檢查一下。

返程的路上,葛志明一直給妻子打電話,可是對方一直沒接,發消息也不回。到了家後,顧不得休息,葛志明帶著兒子去醫院,又是一系列檢查,加上骨穿腰穿,幾天後,朝鵬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葛志明坐在醫生辦公室,腦袋懵懵的,只記得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勇敢面對。

朝鵬開始化療,葛志明過上了又當爹又當媽的日子。第一療沒多久,各種副作用洶湧而來,朝鵬出現了急性中耳炎、肺部感染、胰腺受損、口腔感染、肛周感染......葛志明說,簽下病危通知書的時候,手一直不聽使喚,不知道該怎麼辦。僅第一療,就花費了將近21萬,葛志明讓母親來醫院照顧朝鵬,自己回去想辦法籌錢。

第一療結束後,父子回農村老家準備過年,一進門,朝鵬第一件事就是拿爸爸的手機給媽媽發消息,因為一直沒見到媽媽,朝鵬出院前和媽媽發了脾氣,回到家後想給媽媽道歉,更想媽媽回家過年。沒辦法,葛志明只能告訴兒子自己和妻子「冷戰」的實情。「求求你們,不要分開!」面對著兒子的聲嘶力竭,葛志明再也無法控制情緒,掉了眼淚。

2020年春節,因為疫情原因,朝鵬第二療耽誤了一個多月。「那時候出村、去縣城,幹什麼都要開證明,兒子的腿不能走路,一點勁都沒有,我就背著他走啊走,走啊走,我們爺倆誰也不說話,檢查不能耽誤,爬也要爬過去!」

朝鵬患病後,欠下一堆債,整個家一直籠罩在陰影之中,孩子爺爺奶奶每日以淚洗面。為了還債,兩個老人借錢買了兩頭豬仔想養大賺點錢,就這樣一家人抱著團,只有一個目標——救朝鵬的命。

2021年10月15日,朝鵬終于結束化療可以出院了,醫生告知葛志明一周後再帶孩子來複查。「你看,孩子的心臟變大,跟大人的差不多大了。之前和你說過,換成進口的達沙替尼,怎麼還沒有換啊?」聽著醫生的訓話,葛志明無言以對。

朝鵬後續還有2年的維持治療,可費用毫無著落。前面9個大化療結束,葛志明已經借了20多萬,家裡沒了收入,親朋好友巴不得躲著他走。誰都知道進口藥效果更好,更何況完成大化療就相當于成功了一半,此時鞏固成效最關鍵,可是錢呢?

一年過去了,楊珍把葛志明的通訊加了回來,朝鵬和妹妹有時會和媽媽聊天。葛志明說自己和楊珍聊過幾次,但是對方說還是要考慮一下,婚可以先不離,但是不打算再回這個家。

唉,希望可憐的孩子可以儘快好起來,一家人都平安健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