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988年,湖北一女教師生腦癱兒后,被丈夫拋棄,孩子07年考上北大

song 2023/01/16

二零零七年,丁丁憑借著600的高分如愿考上了北大,當他收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母親鄒翃燕喜極而泣,和丁丁緊緊相擁。

丁丁激動地說:「媽媽,謝謝妳。如果沒有妳,就沒有現在的我!」

如今丁丁有聰明健康的模樣, 沒有人想得到他曾經患過腦癱,在父親拋棄他的時候,只有母親鄒翃燕堅持不離不棄,靠自己的理論讓丁丁變得和正常人無異。

但在北大學子的輝煌背后,鄒翃燕和他都經歷了常人未曾經歷過的痛苦。

小學時候的丁丁

丁丁七歲那年,已經到了讀小學的年紀,但這也正是鄒翃燕所擔心的——到了學校,孩子必然要認識新的朋友。

孩子之間的相處比較單純沒有分寸, 她擔心丁丁到學校后會受其他同學的欺負。

有一天,鄒翃燕在給丁丁洗澡的時候,發現丁丁的小腿有一塊淤青。

在一番詢問下,得知是丁丁在學校里不小心撞到了前桌,而前桌還沒有等他反應,就直接一腳踹到了丁丁的腿上。

聽到后的鄒翃燕并沒有生氣,反而意識到,的確是應該在學校里好好給班里的所有孩子們一個正確的引導。

于是第二天鄒翃燕帶著丁丁一起去了班級,讓丁丁又去撞了一次前桌,并且當著全班的面,鄒翃燕又拉著丁丁去給前桌道歉。

道完歉后,語重心長的和前桌說:「丁丁不小心撞到妳,這是不對的,但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也給妳道歉了,妳身為丁丁的同學,應該做到的是關愛對方,而不是直接出手傷人,妳說是嗎?」

聽到這些話的前桌無地自容,意識到了自己行為的錯誤,和丁丁說: 「對不起,我不應該不問原因的就踢妳。」

于是兩個人又重歸于好。從這以后班級上沒有其他同學再敢欺負丁丁。

雖然這一次的事情解決了,但是隨著丁丁的年紀不斷增長,到了一個新的學習環境,難免還會遇到其他同學的討論和異樣的眼光。

不過,鄒翃燕憑借自己的智慧,一次又一次地讓丁丁重拾自信。

那麼,鄒翃燕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為何能把患病的兒子培養得那麼好?

她是湖北武漢人,職業是一名小學教師,在工作的時候,鄒翃燕每天看著學校里可愛的小朋友都會讓她對未來充滿期待,

但和丈夫結婚以后好幾年肚子都沒有動靜,這讓她很沮喪。

1987年,鄒翃燕這幾天感覺吃東西總是會反胃,沒胃口,到醫院檢查一看,原來是懷孕了。 聽到這個消息后的鄒翃燕和丈夫非常的開心。

懷孕之后,為了能夠給孩子胎教,每天不敢偷懶,早早的就會起來給肚子里的寶寶讀詩、聽音樂,懷孕之后伴隨著會有孕吐等反應,聞到葷腥的食物都會難受。

但是孕期補充營養又必須要吃,為了能讓孩子有足夠的營養,鄒翃燕忍著難受,努力多吃一些。

確診腦癱的丁丁

鄒翃燕每天都抱著美好的期待,渴望寶寶的降生,然而上天卻如此的殘忍。

1988年7月18日,這天是鄒翃燕的預產期,鄒翃燕正躺在沙發上休息,突然肚子一陣疼痛。

鄒翃燕的家人著急的準備好東西,而丈夫也搭乘著車送鄒翃燕去醫院。

當鄒翃燕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正值醫生交換班時期,而鄒翃燕在產房待產時,因為醫生的疏忽, 導致鄒翃燕肚子的寶寶宮內窒息。

生產的時候,等了很久都沒有傳來胎兒啼哭的聲音,并且胎兒在剛生下來的時候就全身發紫。

隨后鄒翃燕便收到了來自醫院的病危通知單, 得知胎兒患了重度腦癱。且不說能不能夠存活下來,即便是活下來了,也會有智力障礙。

鄒翃燕夫婦聽到這番話,內心非常的煎熬。站在一旁的丈夫一直盯著醫生懷里的嬰兒。

最終扭頭對鄒翃燕說:「趁現在孩子還小,把他輸氧管拔了吧?不然以后對他對我們來說都是很大的痛苦。」

鄒翃燕聽到這番話內心悲痛不已,她最難過的不是孩子腦癱,而是丈夫的態度。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寶寶,丈夫怎麼能夠說出這麼冷血的話? 他怎麼能讓一位母親放棄自己的孩子。

冷靜下來后,鄒翃燕對丈夫堅定的說道:「不管孩子怎麼樣,他都是我的孩子,我是不會放棄他的。」

看到鄒翃燕態度的丈夫也非常的生氣, 他們的家庭條件并不好。

母親的指導

要養這麼一個腦癱的孩子非常的困難,而且也免不了要受到鄰居的指指點點。直接生氣的回應:「隨便妳,要養妳自己養,我是不會養的。」

鄒翃燕躺在病床上默不作聲,但他的內心十分的堅定。即便是丈夫準備放棄孩子,她也會憑自己的努力將孩子撫養成人。

鄒翃燕堅持不放棄,終迎來了新的希望

在所有人都以為還在襁褓的孩子會因此而失去生命, 但沒想到搶救了五天之后,「哇 哇 哇」啼哭聲響徹整個病房,鄒翃燕希望孩子來到世界上能夠有一些作為,便給他取名為丁丁。

因為丁丁的特殊情況,起初鄒翃燕并沒有太多的期待,只是希望丁丁能夠健康的長大就好。但是鄒翃燕又意識到,如果自己也將丁丁當成是腦癱,事事都去照顧著丁丁。

那麼他很難有獨立生活的能力。所以鄒翃燕下意識的通過多種訓練方式去培養丁丁的各項能力,努力讓她向正常的孩子靠攏。

一般來說,腦癱患兒會出現幾種情況,要麼會肢體不協調,要麼智力受損,要麼是既智力不協調,又智力受損。

但是當丁丁長到 三歲,鄒翃燕抱著丁丁去學校的時候,發現丁丁的眼睛總是會看向墻上掛著的各種顏色的氣球。

于是鄒翃燕便嘗試著問丁丁:「妳知道哪個是黃色的氣球嗎?」沒想到丁丁真的用手指出了黃色的一顆氣球。

丁丁的這個行為讓鄒翃燕非常的意外,智力真的受損的話,那他又為什麼能夠辨別出顏色呢?

這個時候鄒翃燕燃起了新的希望,她認為丁丁并沒有癡呆,他的智力是非常正常的。所以馬上帶丁丁去醫院做了智力檢測,結果正好證實了鄒翃燕的猜想。

看到檢查結果之后,鄒翃燕心里懸著的石頭終于放了下來。 智力雖然沒有問題,可惜丁丁的運動神經還是受損,很多簡單的動作丁丁都沒有辦法完成。

對于丁丁的這種情況,鄒翃燕并沒有放棄,而是想方設法的去培養丁丁的運動能力和協調能力。

在丁丁七八個月大的時候,其他孩子都已經學會了坐和爬,丁丁卻絲毫沒有動靜,連翻身都還做不到。鄒翃燕也不慌,每天花許多的時間指導丁丁。

等丁丁再長大一些,鄒翃燕又發現丁丁沒有辦法完成捏,撕等一系列的動作。

所以鄒翃燕便從學校帶回了許多沒用的試卷,讓丁丁先從最簡單的捏紙開始。

一步一步訓練他雙手,再後來鄒翃燕要教丁丁如何使用筷子。

這些看似很簡單的動作,讓丁丁吃了許多的苦頭。好幾次丁丁都氣的直接把筷子丟在地上。但是鄒翃燕還是再次幫丁丁把東西撿起來,放回他的手中。

鄒翃燕認為,自己雖然可以現在去照顧丁丁,但也終究會有老的那一天,而丁丁也會有長大的那一天。

她不希望丁丁永遠活在別人異樣的眼光里,只要有一點可以讓丁丁變成正常人的可能,為什麼不去嘗試呢?

在鄒翃燕的努力和堅持下,丁丁花了一年的時間,成功的學會了使用筷子,這對于他來說是極大大了一個突破。

漸漸好轉

起初丁丁的年紀還小,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家里進行康復訓練。等到丁丁三歲以后,鄒翃燕每天帶丁丁去醫院做專門的康復訓練。

針對于腦癱患兒的運動機能恢復訓練,當時的醫院有一種叫做卷皮的治療方法,也就是用手捏著患兒的皮膚,非常的疼。

每一次丁丁在醫院做完按摩恢復都會疼的哇哇大哭。看著丁丁淚眼婆娑的模樣,鄒翃燕非常的心疼。但是為了能夠讓丁丁更好的恢復,還是把所有的心疼藏了起來。

自從丁丁出生時丈夫說不會撫養他, 一直到現在,他也從來沒有出現在丁丁的面前,做到當父親的責任。

所以丁丁從小到大所有的治療費用都是鄒翃燕一個人承擔,為了能承擔起丁丁的治療費用,在上課之余,鄒翃燕還會去做兼職。

鄒翃燕每月的工資只有百來塊,而丁丁每次去醫院做卷皮康復訓練都需要五塊。

為了能夠節省開支,每一次按摩的時候,鄒翃燕都會仔細的看著醫生的手法努力的學習,回到家有空就會幫丁丁按摩。

有一天雨下的很大,鄒翃燕載著丁丁去醫院按摩,在去的路上,因為地面非常的滑就摔倒在地上。

等到鄒翃燕抱著丁丁到醫院時,兩個人的風塵仆仆,看起來很是狼狽。

看到鄒翃燕為了照顧丁丁如此辛苦,她的母親也多次勸她:「要不就算了吧。孩子能夠健康長大就好了。」 但是鄒翃燕還是依然堅持不放棄。

在她心里丁丁就是和普通的孩子沒有區別的。

后期,當孩子總是遇到被人欺負的時候,她就耐心教導。與其去要求其他人,不如調整丁丁自己的心態。 讓他專注自己,不要去在意別人。

在鄒翃燕的教育下,丁丁學會了和自己和解。別人嘲笑又怎麼樣呢?不去和他計較便可以了。

除了對丁丁心理的引導,鄒翃燕在學習的教育上也是與眾不同的。丁丁從小到大,鄒翃燕從來沒有送他去參加任何的補習班,而是注重讓丁丁自主學習。

在丁丁三年級的時候,老師布置了一個家庭作業。讓家長給孩子出題,孩子做完之后家長再進行打分。

但是鄒翃燕并沒有按老師的要求來,而是讓丁丁自己出題,自己完成。而她,只負責打分。

而每一次丁丁拿著自己的題目給鄒翃燕批改的時候,鄒翃燕都是給他一百分。 起先丁丁非常的開心,認為是自己全部做對了。

但是某一次將作業交上去時,老師卻發現丁丁的作業里明明有一道錯題,但是鄒翃燕還是給他打了一百分。

回家之后,丁丁就這件事情質問鄒紅艷為什麼?沒想到鄒翃燕居然反問:「既然妳自己整理出來的題目,為啥還能弄錯,按理來說妳應該為這件事反思反思。」

從鄒翃燕的這一番話中,丁丁意識到是自己在做題的時候不夠的認真仔細。以后每次在出題做作業的時候,都會再次檢查一遍。這樣的習慣一直陪伴著丁丁到高中。

獲得錄取通知書

高三那一年,老師讓所有的學生明確自己的大學聯考目標。丁丁回家問鄒翃燕:「媽媽,妳想我考哪一所大學呢?」

鄒翃燕半開玩笑的說:「我鄒翃燕的孩子怎麼著也得考個北大吧。」這話說完兩人都笑作一團。

大學聯考前一個月,鄒翃燕帶著孩子去東湖旁邊的樓盤看房,他們漸漸走到更高的樓層。但在路途中,她總是問丁丁同一個問題: 「在這個視角妳看到了什麼?」

他很不解,只能說看到了建筑物,還有天空。

于是,她指著遠處的景色,詢問, 妳有沒有發現,現在這個位置能看到另一樣東西?

丁丁站在窗前,看著眼前什麼都沒有的一片汪洋。明白了鄒翃燕想要表達的意思,只有到了一定的高度,才能擁有得更多。

終于在2007年,丁丁成功的以600的高分考入了北大,完成了鄒翃燕的心愿。

并且在校期間學習認真刻苦,成績優異。在本科畢業后又繼續在北大國際法學院攻讀碩士學位,畢業后進入一家網絡公司擔任法務。

這樣的人生看起來已經十分的圓滿,但丁丁依然沒有忘記鄒翃燕對她考上哈佛的期盼。

所以在工作期間,他努力考取哈佛學院。終于在16年成功被錄取, 并且在2017年5月份取得哈佛法學院法律碩士學位。

女本柔弱,為母則剛。在還沒有成為丁丁的媽媽之前,鄒翃燕也是一個溫柔如水的女子。

但是在撫養丁丁成才的一路上,她獨自承擔了所有。鄒翃燕對于丁丁而言,就是指明方向的燈塔,而丁丁在鄒翃燕的引領下,不斷前行。

-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