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兒子去世7年后,爸爸帶了一模一樣「新外孫」去見89歲奶奶,揭開「替身招聘」內幕,感動千萬網友

比肩魚 2022/08/12

2016年3月9日,一條獨特的替身招聘信息在網絡平臺發布后,迅速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黃舸去世已七年,家人對八旬奶奶隱瞞了消息,奶奶至今念叨著想見孫子,其父決定征集一名志愿者扮演黃舸,幫助老人完成心愿,你愿意給這位奶奶當一天孫子嗎?

要求:年齡26—28歲之間,身高1.7米左右,體重110斤以下。」

信息發布者名叫黃小勇,一位中年父親,招聘信息上還配了一張耄耋老人的照片。

7年前,黃小勇21歲的兒子黃舸去世,他忍痛向82歲的老母親隱瞞了死訊。

7年來,面對老人對孫子的無盡思念,黃小勇和家人只得以一個又一個的謊言,善意欺瞞老人。

7年后,老人身體每況愈下,見孫子的心情更加急切,為了完成母親的心愿,黃小勇「鋌而走險」,以假替身扮演兒子,與89歲的老母親相見。

黃舸為何會年紀輕輕就去世?

黃小勇以假替身扮演兒子,89歲的老母親是否會識破呢?

這場「圓謊」又「圓夢」的特殊相見背后,給我們留下了哪些感動和淚目瞬間呢?

一切讓我們從頭開始說起!

心存感恩,少年早逝留下善意謊言

1995年7月24日,天氣十分炎熱,7歲男孩黃舸身體感到不適,父親黃小勇帶他去醫院檢查。

然而,在拿到檢查結果的那一瞬間,黃小勇的腦中一片空白,感覺天都塌了下來!

兒子黃舸患有先天性進行性肌營養不良,醫生告訴他這種疾病無藥可治,患者的生命極限最多只有18年。

也正是從這一天開始,父子倆的生活發生了巨大改變:

黃小勇對兒子隱瞞了真實病情,告訴他只是普通疾病,讓他一如往常地能夠繼續快樂生活和學習;自己則帶著兒子或拿著兒子的病歷四處奔走,跑遍各大醫院看醫生,希望奇跡能夠出現。

終于在4年后的一個夏天,黃舸在家看電視時,無意間發現自己患的并不是普通疾病,而是傳說中的「絕癥」。

他向父親確認了情況,父子二人抱頭痛哭,冷靜下來之后,黃舸流著淚告訴爸爸自己的愿望:

「我想見見媽媽!」

原來,黃小勇和妻子是經人介紹認識的,兩人見面沒多久后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生下小黃舸后,夫妻二人的矛盾越積越深,終于在黃舸九個月大時,兩人因性格不合失婚了,黃舸跟隨父親一起生活。

這麼多年來,雖然父親對他的照顧無微不至,但從小母愛的缺失,一直是這個不幸男孩內心深處巨大的遺憾。

自從黃舸檢查出絕癥后,黃小勇丟了生意、賣了房子、花光了積蓄,帶著兒子四處求醫,居無定所。

因為搬家頻繁,又無暇聯系,漸漸地,黃小勇和前妻斷了來往。如今為了滿足兒子的這一愿望,在朋友們的幫助下,黃小勇決定通過媒體的力量幫黃舸找媽媽。

幾個月后,在一家電視臺的安排下,一家三口在演播廳見面了。

這是黃舸第一次走進公眾視野,他不僅如愿以償見到了朝思暮想的媽媽,他人生的不幸經歷也打動了無數觀眾。

從這以后,一批批善良的人跋山涉水來看望黃舸,一筆筆來自各地的愛心捐款,企盼這個男孩能將生命一直延續下去。

原本只想找尋母愛,卻意外收獲了無數陌生人的真情對待,那年冬天雖然異常寒冷,但他人的善意讓黃家父子二人心底倍覺溫暖!

自己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黃舸想四處走走,去看看萬里錦繡、大好河山。為了能讓這次旅行更加有意義,同時又能夠節省開支,還能夠沿途尋醫問藥,黃小勇花1300多元買了一輛人力三輪車,他自己動手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添加了兩個輪子,做成了更加堅固耐用安全的五輪車。

想著一路上別人對自己的慷慨解囊,而自己的生命會在幾年后走到盡頭,黃舸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哪怕是當面對好心人說一聲「謝謝」也好。將這個想法告訴給父親后,父子倆一拍即合,黃小勇按匯款單地址設計了返程路線,父子倆由北向南踏上了感恩之旅。

第一站要感謝的是關阿姨,她在網上得知黃舸的不幸遭遇后,立馬郵寄過去了1300元錢,還親筆寫了一封鼓勵信,激勵這個少年郎能夠戰勝病魔。當父子二人按照地址趕到時,關阿姨卻已經搬離了原來的老地方,在以前鄰居的幫助下,他們撥通了關阿姨的電話。

接到電話后,關阿姨的第一反應是「不可能」,直到鄰居仔細描述了黃舸坐輪椅的模樣,又有黃小勇在一旁表明自己的身份,關阿姨才興沖沖地打車前來。

看到眼前的這位生病少年,關阿姨像見到了自己久別重逢的親人,她撲過去摟住半躺在車里的黃舸,而黃舸親口說出的那一聲「謝謝」和親自奉上的那一束鮮花,更是讓她淚流滿面!

其實每個人善意捐款,他們并不求任何回報,更沒指望別人會親自登門道謝,如今黃舸和父親的行為讓善人的心里感到溫暖,這種貫徹心田的暖意,似乎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它的美好!

本以為奇跡會讓生命一直延續下去,可是到了2008年,黃舸的身體每況愈下。想著自己將不久于人世,黃舸拉著父親的手說道:「爸爸,我走之后,要把眼角膜捐獻出去,社會上的人對我幫助了很多,我也要以自己的方式回饋社會,將眼角膜留給有需要的人。其中一只,你要把它捐給同齡人!」

除了自己的父親,黃舸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年邁的奶奶,小時候父母離異,父親工作忙,他都是在奶奶家長大的。后來自己生病了,父親接回身邊照顧,逢年過節去看望奶奶,奶奶總會踮著小腳,在廚房里忙活半天給黃舸做好吃的。

因為疼惜這個生病的孫兒,老人家經常把子女孝敬給她的錢偷偷攢下來塞到黃舸的手里,讓他去買些好吃的、補充營養,還叮囑他千萬別讓其他娃娃知道。奶奶只知道黃舸生病了需要坐輪椅,但一直以來,她并不知道孫子具體得了什麼病,家人害怕老人擔心,故意瞞著她。

黃舸多次囑咐爸爸:「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們千萬不要告訴奶奶,她年紀那麼大了,我不想讓她傷心流淚……」

2009年夏天,黃舸的病情愈發嚴重,父親帶他最后一次去見了奶奶。

那時候老人家已經82歲了,眼睛不靈光、耳朵也不太好使,她伸手摸住孫兒的臉念叨:

「舸兒,你回來了啊,這次瘦了好多呢!」

那時候的黃舸病得連話也說不清楚,手臂僵住,做不了大幅度的動作,他伸出兩根手指,在奶奶的手掌上點點畫畫,用盡身體的力氣寫道:

「奶奶,你一定要好好的……」

2009年11月6日,21歲的少年黃舸去了那個沒有病痛的天堂,黃小勇和親人一起屏蔽了所有關于黃舸去世的消息,他們告訴老人家:「黃舸去外地治病了,那兒天氣好,有利于身體恢復!」

尋找替身,終結7年之謊

自從有了這個善意的謊言后,每當年邁的奶奶掛念孫子,想看看他時,親人們就只能心有靈犀地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去「欺騙」。每當奶奶、黃舸過生日,又或者是逢年過節的時候,黃舸的姑姑總會在吃飯前將電話遞給老人家,大聲告訴她侄子黃舸打電話來了。

用顫巍巍的雙手捧起電話,奶奶總會對著電話心疼地說道:「孩子啊,奶奶好想你啊,你在那兒怎麼樣了?一定要好好養病,早點回來看看我……」

雖然每次會對著電話大聲嘮叨半天,但老人家一句也聽不見電話里說了什麼,她以為是自己年老了、耳朵不好,但其實電話根本就沒有撥打出去。

害怕老母親問起黃舸的情況,自己會忍不住情緒崩潰,黃小勇選擇了回避。他一連三年沒有回老家過年,萬家團聚之時,他守在兒子的墓前與兒子隔著時空對話。

2013年過年,一大家子圍在一起吃年夜飯,黃小勇也趕了回來。

席間,看著其他孫子、孫女有說有笑,老人家想到了孫兒黃舸,她突然問身邊的兒子黃小勇:

「怎麼舸兒過年也沒有回來呢?已經四五年沒有看到他了,他的身體怎麼樣了?」

黃小勇鼻頭一酸,眼淚就要忍不住奪眶而出,他默默放下手里的碗筷,一言不發走出了客廳。

身邊的家人們見此情形,趕快出來打圓場,說黃舸的病就快治好了,醫生沒讓他回家過年是因為在做康復治療。

隨著老人家身體越來越差,多年來沒有見到孫兒,她心里的疑竇也越來越深。到了2016年過年,89歲的奶奶視力、聽力嚴重下降,她似乎意識到自己時日無多,迫切希望能夠再看孫子黃舸幾眼。

這一次黃舸又沒有回家過年,老人家整天緊繃著臉,心情十分低落,她生氣地質問兒子黃小勇:「舸兒到底怎麼了?這麼多年都沒有回來望一眼,他是不是出了不好的事情,你們一直都瞞著我?」說完之后,老人家老淚縱橫,傷心地哭了起來。

紙終究包不住火,看著母親又如此難過,黃小勇只好安慰母親,說等天氣暖和一點,就把孫子帶回來見他。轉眼到了陽春三月,該去哪兒把黃舸帶回來呢?思前想后之下,又和家人商量之后,黃小勇決定向媒體求助,他在網上發布信息,征集一名身高、體重相似的志愿者來假扮黃舸,與奶奶相見。

于是便發生了我們文章開頭所敘述的那一幕!

因為長期受病痛的折磨,黃舸在生前體型極瘦,所以符合條件的人并不多。

好在招聘信息發布后,數十名體型類似的好心人主動應聘,最終經過黃小勇的篩選,29歲的青年王峰成了扮演黃舸的人選。然而,當替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為了不被奶奶看出破綻,王峰在黃小勇的指導下開始了緊張的表演練習。

從學習坐輪椅到拄拐杖行走,王峰反復模仿著肌營養不良癥患者特殊的肢體動作。在奶奶的記憶中,黃舸一直是留著平頭,黃小勇便找來工具親自替王峰理發,以便保證奶奶觸摸頭部時那獨有的觸感。

要讓一個健康的年輕人裝扮成因肌無力而產生的一系列病理癥狀,這是非常困難的,尤其是還要在奶奶手心上寫字,這種力度的輕柔和動作的緩慢,是很難模仿到的。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王峰在回到家后,一遍遍看黃舸生前的視訊、照片,從聲音到動作,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除此之外,王小勇還帶著王峰去公園里練習使用輪椅,模擬與奶奶見面時的場景。

3月16日,是王峰與黃舸奶奶見面的前一天,兩人一起來到黃舸的墓碑前悼念。黃小勇用抹布一遍一遍仔細擦拭著墓碑、照片,告訴兒子,自己明天就要帶著他的替身去見奶奶了,希望能通過這個彌天大謊讓老人家圓夢。

王峰站在墓前表情肅穆,他用低沉而又充滿敬畏的聲音說道:「黃舸兄弟,我是代替您去看奶奶的志愿者王峰,您的精神感動了很多人,這其中也包括我,我們希望把您的這種精神繼續傳遞下去,明天我就幫您圓老人家的夢!」

自己肩上背負著一個老人七年的心愿,王峰知道責任重大,他一遍遍告誡自己: 我就是黃舸,我要讓奶奶知道我還活著好好的,讓她老人家晚年能夠順心。

深情謊言,祖孫相見讓人淚目

2016年3月17日,正是祖孫相見的日子,王峰早早來到養老中心,為接下來的會面做準備。黃小勇將紅花油藥水涂在王峰身上,以此掩蓋陌生的氣味,他們擔心嗅覺敏感的奶奶因為身體味道不同而起疑心。

雖然一切都進行了周密的計劃,但眾人的心里還是直打鼓,老人家年事已高,眼睛和耳朵都不好,但嗅覺和觸覺還非常敏感。另外,多年來,她和孫子通過觸摸和手心寫字這種特殊的方式交流,其中的細節究竟如何只有老人自己心里清楚。

在養老中心的大廳里,由26名護士、醫生、志愿者組成的工作團隊隨時待命,他們擔心奶奶身體會出現特殊情況,另一方面也盡最大可能為這次見面提供便利。

9點58分,為了讓奶奶摸上去更接近黃舸生前單瘦的感覺,盡管氣溫只有12攝氏度,王峰脫下了羽絨服,穿上了一件薄單衣。 因為肌無力,黃舸手指的溫度低于常人,王峰便將雙手浸泡在冷水里降溫,以便給奶奶那種熟悉的冰涼感。

10點40分,黃小勇將老母親帶到了這里,在家人的攙扶下進入大廳,盡管看不到孫子,老人家卻一直往入口的方向張望。 這份目光里凝聚了整整七年的渴望,在場眾人都鼻子微微發酸,共同見證著溫暖的圓夢時刻。

隨著黃小勇推著坐在輪椅上的王峰一步步緩緩走向奶奶,王峰努力克制住內心的緊張,以微笑的姿態相迎。「孩子啊,是你嗎?奶奶好久沒有見到你了,你在廣州怎麼樣?還記得奶奶嗎?想不想奶奶啊?」

在激動而又顫抖的言語中,一雙蒼老的手緩緩摸上了王峰的臉,接著到雙肩、手臂,繼而用輕柔的動作抓住了他的手。那種從心底里發出的愛護,生怕弄疼了生病「孫兒」的手,這份長輩的慈愛讓王峰十分溫暖。

緊接著,驚險的一幕發生了!用手輕輕觸摸完王峰后,奶奶問了一句:「你是不是又長高了?」王峰不知如何回答,他只能微微點點頭,算是默認了。

一旁的黃小勇告訴母親,孩子說話還不方便,但能夠站起來拄拐走路了。在黃小勇的示意和攙扶下,王峰拿起雙拐,顫顫巍巍地在奶奶面前走了幾步。看著「孫子」逐漸康復,老人家笑著夸他走得蠻好!

黃小勇提議讓祖孫二人參觀下養老院的環境,盡管奶奶看不見路,但她主動起身,握著王峰的輪椅把手,在眾人的攙扶下慢慢推著輪椅,帶「孫子」到處看看。

11點20分,黃小勇借口「黃舸」要上廁所,推著王峰離開了。趁奶奶不在,王峰趕緊活動活動身體,尤其是那一直保持著肌無力彎曲狀態的手指。

午飯期間,因為害怕露餡,王峰不敢動手吃飯,在黃小勇的提示下,他才緩慢拿起勺子喝湯。奶奶坐在「孫子」身邊,不是詢問他有沒有吃飽?菜合不合胃口?趁著這個機會,黃小勇故作平靜地和老母親說道:「媽,吃完飯后,舸兒下午就要坐飛機去美國治療了,可能需要好幾年后才回來。」

聽到這句話,老人家的眼里飽含熱淚,她一面給「孫子」夾菜,一面囑咐他在美國要照顧好自己,治好了早點回來。

相聚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吃過午飯后,黃小勇就要假裝把「黃舸」送上飛機了。離別的時候,老人家終于忍不住哭出聲來,她依依不舍地撫摸著「孫兒」的臉:「舸兒,奶奶家住在六樓,你一定要記得回來看我啊!」

王峰的眼睛濕潤了,他多麼想替黃舸喊一聲奶奶,給奶奶一個溫暖的擁抱,可是他不能!他只能點點頭,用手輕輕搖一搖奶奶的手,在奶奶的手心里點點畫畫,算是離別時的一種囑托!

和奶奶依依惜別之后,百感交集的王峰和黃小勇相擁告別,他對黃小勇說道:「叔叔,這次當替身我深有感觸,如果可以的話,我愿意繼續扮演黃舸,只要奶奶能夠開心!」黃小勇含淚拒絕了王峰,在他的心里,不知情的老母親越開心,他心里的傷痛和愧疚就越沉重。

去美國治療或許是最好的安排,他不想欺騙老母親太久,能夠讓老母親在有生之年看「孫兒」一眼,這種圓謊式的圓夢已經算是圓滿了。 或許老人家真的沒有發現任何破綻,孫子依舊活在人世,而且身體越來越好,她打心底里感到開心;

亦或許老人家早已知道面前的孫子不是黃舸本人,對于子女們的良苦用心,她不忍揭穿,將內心的巨大悲痛強壓住,陪眾人演完這一場感人大戲。

對于這兩種可能,我更寧愿相信是第一種!

結語

文中包含了人世間的諸多情感: 父子之情、祖孫之情、陌生人的惻隱之情、受助者的感恩之情……

無論是哪一種情感,都是我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 用善意的謊言替一位耄耋老人圓夢,愿社會上的每一位長者都能夠兒孫繞膝、頤養天年!


用戶評論